主博是牢騷

我還能再更愛他一點嗎

“我总觉得你的背景应该再草莽一些。这些风雅的东西和你画上等号,有些让我意外。”
黑瞎子把手挪到吴邪的肩部关节,“关东的马贼刘唐花,落草为寇之前在英吉利留过洋,说一口流利的英语,能拉小提琴看莎士比亚。我经历了两个时代,你不能简单的理解我的性格。”

评论
热度 ( 2 )

© 白雨銀竹竹竹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