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博是牢騷
黑瞎子嫁給我好嗎我嫁也行

我操我第一反應吳邪你中彈就不要再講解它打到你哪裡了啊啊啊啊你中彈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然後,焦老板,我怎麼想,都覺得這個姓氏唯一用處就是標示出死狀。

然後還是得說一句,邪花那種說不出的冷感真的非常。就是,即使你都性命垂危了,我還是可以先把你從我第一順位(if ever存在過)挪開一下,因為我知道你也不會怪我。

评论 ( 1 )

© 白雨銀竹竹竹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