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屏
牢騷發不成離騷
還是要發

[ 这大概是篇表白 ]




黑瞎子生日快乐


用什麽标点符号都不太对的感觉,因为我既激动,又感动,又平静,又热泪盈眶的。


刚刚看完眯眼老师的那篇0123,还处于眼裡湿气未散尽的状态,反正就是真的很开心,一个爷爷辈的我爱的人终于过了生日。


虽然也不知道你几岁,但没关係,那都是虚的(欸




说要做蛋糕,然后就跟妹一起做了,......好吧我就是打杂的( 。)不过总之大概也是有我的万分之一心力在裡头的,很诚恳地说。


我可能真的等这天太久了。


恩说久也不能算很久,昨儿去看了下弃降的再版日期以确定我是从几年开始喜欢瞎子的、当时没有养成写下重要事件的习惯实在失策,然后看见是2013年。所以可以确定我喜欢瞎子已经至少有4年(儘管我觉得不只)了。


喜欢这种感情,怎麽说都还是感觉有点虚幻,之前有次跟一个朋友讲到这个的时候,突然发现。


那时还没上大学,大概高二吧还是高三忘记了,总之当时跟那个朋友到我现在读的大学去看科系展览,她买了个农场的蛋糕,我们走一走就在一边坐下来边吃边聊天。


然后说到这个。


(噢她就是带我进盗笔圈的人哈哈)


我在某个当下顿悟,原来我一直以来,所做的选择,和面对许多事的态度,都是冥冥中、潜意识裡,有准则存在的。


那就是瞎子。


我突然发现我长久(那个当下往前推到我喜欢他的时候)以来如果说有什麽具体的价值观,那就是我对黑瞎子这个人的理解了。






这几天在做整理,看到这句话,彷彿当头一盆温水浇下,这就是他之于我啊 :


我如今为什么在这里,是因为当初遇见你。




没有更贴切的了。




既然都已经这麽煽情,我也就不试图拉回正常画风了。


我觉得他就在北京某个巷子裡,住在霍家租给他的房子裡,开一家眼镜舖子,苏万也经常在那裡,每个月秀秀去催租,每天架上的葡萄都长势良好,他没事就拉拉琴,看看书。


这样的日子可以过到他腻了,还在继续。






而我喜欢你,也会在我自己的日子裡顺其自然地继续,發生在每一個沒有特別去想、抑是突然意識到的時刻。


评论 ( 11 )
热度 ( 2 )

© 白雨銀竹竹竹竹 | Powered by LOFTER